卓断水

Cp 弧光_Arc
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

 

【周叶】若杀该隐(二)

*大家好!这里是断水!请多多指教!

*设定 吸血鬼周x士兵叶

*小料本里的内容,文笔神奇慎重考虑

*谢谢你的点击、评论、喜欢


若杀该隐


2

黎明破晓,黑压压的人群从刚开启的城门涌出,他们手里大多举着长矛,也有极少数牵着骆驼或推着堆成山的木轮车。最前方的人举着一面印有红棕色的枫叶图案的军旗。
——嘉世离开了艾维莫,这意味着它成为一支真正的雇佣军。

这并没有什么足以令人稀奇,城中的居民是看着嘉世诞生、发展,昔日的驻守军已经发展成如今值得期待的军队,有着令人十足期待的未来。

而他们的领袖,便是那个手持名为“却邪”战矛的斗神叶秋。


周泽楷几天前就到了嘉世驻扎的营地附近,却只是绕着厚重的城墙走了几圈。
周围严防紧密,城门口不时有巡逻的编队走过。周泽楷斜靠在墙上,双目紧闭,似乎并不急着闯入。耐心十足地等待着闯入的最佳时机。

熬夜是辛苦的,更何况在这无边无际的沙漠腹地。
沙粒不时的刮过脸庞,远处的骆驼铃此起彼伏,那是远走的旅人。
“换班了。”士兵把自己熟睡的队友摇醒,拾起地上的战矛朝着对面正提着简易油灯快步赶来的编队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开了。


士兵们昏昏欲睡,周泽楷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个机会。
他此时穿着一袭黑色,又戴着兜帽,只露出半张脸。朝着围坐在篝火边的编队走去。

“昨夜夜守的编队受到了突袭,估计是咱们对家干的吧!”
陈果甩了一张四方的报纸在桌前,冲着眼前正在掏耳朵明显没睡醒的叶某。
“要不是老陶跪在我面前说要那啥夜守,我才懒得派人呢……果然不能派,等会我要到他那里好好挖苦一下……”叶修把被捏皱的报纸抚平了一下,开始阅读上面的文字。
报纸上白底黑字处处体现且强调了这次突袭有多么可怕,比如说“人本来好好的突然就倒下了”“伤到了脖颈处的大动脉,血流不止不久就毙命了”的幸存者口述。
叶修读完整份报道,呼吸意外的平静,完全没有一旁陈果脸色发红的紧迫感。
“陈姐,多大点事,你看我读完了。可以去给大伙准备早餐了吧。”
“人家都还没反击就倒下了,说不好是什么生化武器!叶秋大神,还是做些迎战准备吧。”陈果喊的嗓子发疼,心里急的烧起来。而叶修却好像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出房间,“诶,我去抽根烟。今天再加一杯牛奶,我好久没喝了。”
叶修走了,留下陈果一个人在屋里生闷气。只听见身后传来碰的一声甩门声,叶修大概知道自己的加餐牛奶没有希望了,只好盘算着怎么去后勤部蹭喝。

在余晖连同晚霞全部脱尽之前,周泽楷一直待在一所被嘉世废弃的哨塔里。
这里与营地的中心有一段距离,地处偏远,又因为废弃,鲜有人来这里问津。
周泽楷看着从松散的烂木条间射进的阳光越拉越长,又愈来愈短。他不知道叶修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找到叶修。虽然昨晚终于补上了之前长途跋涉的能量,但那仅仅是补上,并没有多余的“油脂”供自己在阳光底下肆意乱跑。

也许叶修会像上次相见时帮军队提牛奶。他眨了眨略感酸涩的眼睛,小心的挪动身子让其完全处于角落的阴影中,看了看斜摆在对面横放的量杯桶如此想道。

叶修确实去提牛奶了,只不过这次是帮自己。
他哼着小调,一手提着一盏马灯,一手握着腾着热气的瓷杯,悠闲十足地绕着诺大的嘉世走了一圈。在欣赏“江山如此多娇”的同时,还不忘不时停下来抿一小口热牛奶下肚。
命运就是如此充满惊喜,叶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往废弃多时的哨塔群的方向走。刚刚在这里扎根的嘉世并没有现在的领地那么大,物资都靠堆积在一起人工全天全夜的守护。如今被守护的东西已经转移到了更安全的地方,这里久而久之就被人遗忘了。

叶修摇晃着马灯,抬头去看高大的几所哨塔,支撑它们的巨大胡杨木此时已经饱经沧桑,心底里渐渐空虚起来,失去了“千年不朽”的别称。面对着沙漠夜晚独有的风,它只不过是一位可怜得令人发指的老人罢了。
也许来个风暴就会倒了,有人走过的话可能会被砸伤。

“改天叫点人把这里拆了吧。”
发红的火焰灼烧着灯芯管里的煤油,灯火摇曳,映在交错的杂草枯灌上无限放大。
他就这样提着马灯驻足一所哨塔那里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哨塔内的一片黝黑。

一束光从木条的蛀洞里射入,让周泽楷警觉起来。他几乎贴在墙上,小心地靠近这哨塔仅有的一扇窗口向外张望。伴随着有些年代的旧木头独有的咯吱响,灯光主人的模样逐渐在周泽楷视线中轮廓清晰起来,可以大概确定对方就在他脚踩的这块横木的斜下方。

努力聚焦视线,无奈背光看不清对方的脸。但周泽楷至始至终都觉得那人便是叶秋,尽管那身形变得高大起来,更加挺拔。这一切都是猜测,想到这里,周泽楷手捏着量杯的把手圈的力道又暗暗重了几分。

“与其躲在草丛中,待在哨塔内更有生命危险。”
那人的声音悠悠地传来,是那种懒散却又透露着危险的声线。他仍把视线停留在挨脚边的碎石,似乎并没有抬头的意思。举高马灯,并有意摇晃几下方便向眼前这座哨塔内部投射光线。“我说,这塔算是老古董了,摔死我可不管啊,速度给哥滚出来。”
他开口了,熟悉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周泽楷突然觉得这一天他是受眷顾的。

——是叶秋。
——是他要找的人。
这两句话在周泽楷的心谷里回荡,惹得他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惊讶与快乐。
这次相会或许可以更热情,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选择去拥抱叶修,吻他的眼角并送上祝福,絮絮叨叨地说着“你好像长高了”相似的话语。
但他没有,他只是如着叶修说的话从上头下来了。没有拥抱也没有絮絮叨叨。
周泽楷垂下眼帘,抿紧的嘴唇,看上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周小哥?”
叶修退后一步,光线照亮了周泽楷那张藏在兜帽里的俊脸。他毫不费力地认出来了,只因那张不因岁月流逝而褪色的面孔,几年的时间,皱眉没长一根倒还好说,好想还比上次脸色有些红润……?羡慕啊,叶修情不自禁地摸了自己一把脸,明显肤质有所减退。

“叶秋。”
周泽楷喊着叶修的名字,眼神专注地望着对方。就望一会儿没什么,望久了,就让叶修的脸烧红起来。他用一种“哥有这么好看吗看我看吗?”的疑惑眼神回敬过去,那边的周泽楷瞬间垂下头,但眼神分明还在努力通过余光往自己身上瞟。
真奇怪,难道自己刚才喝牛奶的时候嘴漏出来了……?叶修二话不说低头察看。
周泽楷那边有些心虚地察看叶修是否还盯着自己,发觉对方正弯下腰把手里一直提着的马灯放在地上,视线已经不在自己身上,这才迟迟地抬起头。活脱脱像是一个做坏事被抓住的小孩。

抬起头来的叶修初见此情景忍不住暗暗窃笑,再一看有冷场趋势,便随意扯了个话题。
“周小哥,我总觉得你好像没什么变化。那时我比你不知道要小几岁,现在看起来总觉得我年纪要比你大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地干什么了……诶,干啥呢。”
周泽楷突然走来直逼自己身前,把一样形状凹凸不平的东西塞进了自己手中。对方力道之大,像是生怕自己不接受一般,有些猴急似的掰开几根手指把东西嵌了进去。
叶修有些来不及应付,对方递上来的东西倒是抓稳了,自己本来手里握着的杯子差点慌得掉下。手掂量着来物的重量,蹲下身子往马灯上一照,红光折射出杯底烙有的后勤编号,眼前的东西叶修自己清楚不过。“你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就为了还我这个……”

叶修说出这句话一是因为他不知道周泽楷真的会把自己一时兴起的话而当真;二是因为在沙漠地区城邦与城邦之间的距离着实不小,更不要说与雇佣兵驻扎的营地之间的距离差。
记得前不久从艾维莫前来的商队骑着骆驼花了三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来到这里打探雇佣的大致价位。再看看周泽楷这一身风尘仆仆,如此朴素的打扮,闭眼睛就猜到人家是徒步过来了。

“是。”这次周泽楷意外的马上接话,但很快又摇了摇头,否决了刚才自己的回答。
见对方一会儿说是一会儿改道不是的纠结样,叶修晃了晃拿杯子,漫不经心地回道:“真的?那你来这干嘛,这阵子特别乱,别被自己人当对家给干死了……”
“嗯。”周泽楷直点头,眼睛十分真诚地注视着对方,“……看你。”
对方说到最后几乎轻得只剩嘴唇在动,但却被叶修结结实实的听进去了。

你看,人家说话这般简单,目的如此明确,想糊弄一下都不行。
说到底自己为什么偏偏要在今天出来散个什么夜步,还要往这里跑。
“我挺好的。”叶修踱步走到一根支撑塔的圆木柱前,随意地靠在上面,又指了指离自己最近的另一根圆木柱,邀请道:“来,叙旧专用。站着可累了。”

不累,看到你我很开心。周泽楷想了又想,把这句心里话给咽下去了。
“那天我提着没有量杯的牛奶桶回去后,被陈姐骂了一顿还让我折回去找……我当然知道它在哪里所以死活不肯出去,陈姐没办法就放我回去了呗。”
叶修不断调整量杯桶的高度,里面很干净,没有想象中的一圈牛奶渍粘在上面,估摸着周泽楷是洗过了。“好喝吗?”
周泽楷喝不出其中的味道,或许再山珍海味的菜肴在他舌尖上也只不过是乏味的清水。更不要说本来就清淡的牛奶了,不过回想起那时黑猫低头舔舐牛奶时乐在其中的样子,牛奶应该很好喝的吧。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领的牛奶!”叶修呵呵一笑,手肘撑着木柱,下半身斜得几乎是空悬着,“我离开艾维莫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那里变了什么样……”
“一切照旧。”周泽楷回答道。

一切照旧,便没了下文。
叶修哑火,周泽楷噤声。
两人就这样一直对站着,缠磨着。

天边开始泛起鱼肚白般的光泽夹杂着几丝朱砂红,这是沙漠特有的黎明。
再过不了多久,太阳就会升起,然后放射出阳光去笼罩这片沙土。

周泽楷的眼角开始泛红,却无泪水在打转。尽管初生的太阳并不是那么毒辣,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却烫得出奇,像是被浇了油热烈的灼烧起来。
隐隐做痛的身体正在告诉主人,他和眼前人道别的时间到了。
“叶秋。”
名字的主人抬起头望向他,微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
“你的眼睛……红得厉害。”
令人惊讶的,腥红色只是闪烁了几下,好像是不满于叶修的发现,待他说完,其已经从周泽楷的瞳孔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东方人特有的墨潭般的深邃的眼睛。
叶修皱起眉头,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发生得太突然了。心中绞着几丝不安,或许只是太阳初生的红光倒影在对方的眼珠上,来了片云朵眼睛自然而然地变回了起初的颜色。
“一夜没睡,周小哥你行不行啊……?”
他的语气极其轻松,像是在说玩笑。但叶修脸上却有些凝重,他离开柱子,几步走到周泽楷面前,几乎是要贴近那张面孔,盯着对方黑色的瞳孔好久。
云朵已经走了,他想要再看看被红光映红的对方的双目,却失败了。

“唔……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有个召集会,我先去准备准备。先走了啊,周小哥。”
叶修背对着自己绕回了大道离开了,这借口显得唐突而荒谬,就连自己也无法相信。他很快钻进一个巷子里,贴着墙往哨塔的方向张望。
周泽楷似乎已经不在了……叶修一摸身子才发现昨晚带出来的东西全留在那儿了。
系臀间的腰带上倒是结结实实的挂着周泽楷辛苦还来的量杯,此时显得特别扎眼。
叶修轻笑一声,把量杯转移到自己的手中把玩,哼着小曲往军区的方向走去。

周泽楷并没有走,他转了个身让自己待在哨塔高大的阴影里。此时正蹲着对着泥地轻喘着,早晨的太阳是温和的,却把周泽楷差点晒得体无完肤。
龟裂的土地贪婪的吮吸着他的汗水,恨不得隔着皮肤去榨干那具躯体。
缓和了很久,他才把兜帽重新戴在头上,侧目看了看置在枯草丛中的叶修的所有物。

《第二章完》


那个!各位有没有出过本子的,有些方面不是很懂怎么弄,求教!!


谢谢你的阅读!本子的统计马上就要正式启动!

大概会是以贴吧投票的形式(没有微博...ORZ


谢谢支持的各位,爱你们❤

  87 9
评论(9)
热度(87)

© 卓断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