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断水

Cp 弧光_Arc
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

 

【周叶】若杀该隐(一)

*大家好!这里是断水!请多多指教!

*设定 吸血鬼周x士兵叶

*这个就是出的小料本里的内容了,所以说文笔神奇慎重考虑

*谢谢你的点击、评论、喜欢


若杀该隐

1

辣毒的太阳消失了,染着鲜血的残云会聚在沙漠边缘的城镇上空。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混进来了,年老的巫师达拉布罗站在狭小的窗前,对着刚飞钟楼的乌鸦喃喃道。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小贩拉着盖着白毛毡的推车,滚在地上烂柿子发出浓郁的果香,得到不少流浪猫的光顾。“喵——”沾满柿子肉的鼻尖嗅了嗅路面,发出沙哑的叫声便一哄而散。


约瑟夫穿着粗麻制的背心,他搬了个板凳坐在自己生意冷清的店门口。这里离镇中心很远,经济萧条而冷清,少有人来到这里。

大多数的店铺白天就敞开着大门,挤满灰的柜台里放着生锈的小摆件。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群羽毛乌黑且亮丽的乌鸦,它们落在前一天新绑粗麻绳上,对着约瑟夫眨着眼睛,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叫声。“哦,我的天,哪来的鬼东西。”约瑟夫猛地起身伸手驱赶乌鸦,后者一下子散开随后消失在昏暗的空中。

“真是见鬼了……”约瑟夫望着天空许久,嘀咕了几句便进了屋。回想刚才玄妙至极的过程,约瑟夫扶着墙壁的手有些颤抖,他左手举着油灯,小心翼翼的走进自己的酒窖里,打算来用来解解闷。他弯下身伸手去移木桶,隐约听见皮靴敲击地面的声音,便认为是性急的客人来找上门来,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要来点什么吗……”许久没有回应,他转过头看向向外的楼梯——似乎并没有人。惊起一身冷汗,再回头便对上一双猩红的眼。

“咣当——”金属制的灯座与石板发出清脆的敲击声,摇曳的烛火把酒窖里的一切印在了潮湿的墙壁上,奄奄一息的约瑟夫和舔嘴唇的男子。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约瑟夫捂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扭曲着身体,“我的天……”他勉强让自己的身体打转过来,沾着鲜血的手掌支撑在地上。他看见那双眼睛的主人,正弯腰捡起翻倒在地上的油灯,自然而然的举在了手里。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约瑟夫用手捂住的伤口还在不住的流血,他曲着腿身体不住的颤抖,看上去十分得痛苦。他要死了………这是疼痛的伤口传达给他的。

“还不够……”男子垂下头,静静地看着手中闪烁的焰心。

“啊……”借着微弱的烛光,约瑟夫终于看清了这位不速之客的脸——是一张带着东方气质的俊美面孔,却显得毫无生气。他不禁惊叫起来,致使伤口又裂开了一道口子。对方把手指直直地伸进烧得滚烫的油中搅拌,带着怜悯的口气说道:“夜安。”不带有任何表情的面孔,却在昏暗之余显得无比阴森。

说完,便把油灯里的油垂直着洒在自己脚边,约瑟夫的面前……



夜幕完全降临之时,艾维莫这座古城的夜市也随着人们越来越多的聚集而开始了。矗立城中心的教堂边的钟楼发出一声沉重的呜咽,像是在提醒此时正在狂欢的人群时已近晚。如同被下了魔咒,人们在酒精和各种重金属的音乐的催化下变得疯狂起来。

周泽楷逆着人流而上,周围嘈杂的环境仿佛与他间隔。

“嘿,你听说城旁那家酒馆出的事情吗?”
周泽楷一顿,便驻了足。原来是两个喝醉了的男子,此时正坐在木板凳上乘凉聊天。

“没,我只知道那个老巫婆又拿着破杖说着'有脏东西混进来了',鬼才信她。”
“说来也奇怪,那个酒馆的酒窖里死了个人,据说是店的老板,死得可惨了……”那个男子敲着二郎腿,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方把脑袋凑过来。

“脖子上裂了个大口。我敢打赌不是人干出来的事情。”
那人用手指比了比,露出了虎口,示意伤口的长度。不经意间感受到了来自周泽楷的视线,便转过头恶狠狠地说道:“看什么?”
“……”周泽楷不语,只是用眼睛来来回回在男人身上打量个来回。
“靠!你再看!”对方撩起袖子噔地从板凳上坐起来,两只眼睛直直的瞪着周泽楷。

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周泽楷默默了抬起手,对方一下子警惕地望着他的下一步动作,谁料他只是把原本敞开的风衣掩起来。“呵。”对方放出一声冷笑,浑然不知周泽楷嘴里的獠牙滋生,就等着主人冲上去朝着脖颈咬上一口。

“来来来,让一下咯。”
一个身影突然横在了他们中间,手里提着一个装满牛奶的铁桶,刚才显然是冲过来的,少许牛奶撒在了地上。那人显然对此痛心不已,“哎呀呀,早知道不跑这么快了。”

“你算哪根葱?”被他人打扰的滋味不好受,那个男人冲着叶修吼道。
“嘉世的,新葱。”叶修指了指自己左胸前别这的徽章,笑了笑,“打架就免了吧。”
被叶修这么一指,周泽楷才发现那人身上皱巴巴不成形的原来是件军服,胸前别的有些歪的铜片,的确有点像军队的徽章——一片红枫叶,底下是三颗呈弧形排列的星星。
话说到这里,再弄下去就和军队干上了,那人知道自己继续纠缠下去也没有好果,便捡起板凳与同伴转身走就是。

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叶修舒了一口气。他把铁桶随意地搁置在地上,自己选了一块比较干净的花坛沿上,用手胡乱拍去上面的沙土,便一屁股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周泽楷。
“你好呀,小哥。”他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横木,“站着不累吗,坐。”
被称呼为小哥的周泽楷一愣,随后皱起眉头来。自己近来一直在艾维莫下属的城镇中徘徊游荡,曾不止一次看到嘉世招兵的布告,但少有见到嘉世的人。眼前的这人自称是嘉世的新兵,也没有完全的可信度,只是伪造成军员这事真没有好果吃。
沉思片刻,周泽楷没有拒绝对方的邀请,毫不客气地往空位上一坐,便不再多说什么。

在他们相互交换了名字之后,似乎再也找不到适合的话题。

他们本身的相遇就具有偶然性,现在就这样坐在一起一时间也谈不上什么话题。
但谁也没有离开,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细线牵引着,诱使他们不断的在余光中打量对方。视线碰撞在一起,慌忙中低下头时不时的再瞥两眼。
像是施了魔法,不论是自己意外的着魔还是对方意外的迷人。

长久的沉默最终被打破,一只黑猫突然从他们身后的灌木中蹿了出来。
周泽楷猝不及防,身体微微弓起做着随时战斗的准备,倒是让这只黑猫找到了一个温暖的睡床。“喵——”它垂着头去舔舐周泽楷的手指,小心地去试探他。
“是只黑猫呢,这一块的黑色流浪猫特别多。”叶修算是找到了话题,他悄悄地向着周泽楷那边挪动,伸长脖子看着正在周泽楷腿上伸懒腰的家伙,“他们之前都在西街活动,现在看来是被赶过来了啊……”
“为什么?”周泽楷没有抬头,他抬手去揉黑猫微翘的耳朵。他向来喜欢动物,不管是活的时候还是现在。而因为他特殊的身份,更对黑猫有一丝偏爱。
“呵,”叶修低冲着身子,一手撑着脸颊笑了笑,用一种奇怪的腔调解释道:“几小时前西街发生了一件令人恐慌的事情,巫师达拉布罗说是因为这些不吉利的黑猫……”

黑猫用尖牙扯了扯周泽楷的衣袖,随后便后一跃而下,伴随着凄凉的叫声钻进了夜幕之中。“抱歉。”几乎是脱口而出,连周泽楷都不知道自己在和谁道歉。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牵累了这群本已无归处的生命,还是因为自己吓走了本该与自己亲昵的黑猫。
“你在和谁道歉?”叶修歪着头,嘴角勾的弯弯的,语句中透露着浓浓的嘲讽,“他们都说有黑猫的地方就有人死去,后来的人们也相信了,称其为'使者',引导迷失在人间的灵魂去往冥界……”

他轻笑一声,耸了耸肩膀,原本有些懒散的神情收了起来,转而变得一副严肃的样子,“周小哥,我掐指一算,你近日要有血光之灾。”
周泽楷拧起眉头,突然站了起来,一副作势要走的意思。
“你别生气……我就随便瞎说的。”叶修也跟着站了起来,他猫着身子看见了对方抿紧的嘴唇,连忙作了解释,“刚才的话……别信啊。”他见周泽楷没有动,又上前一步走到他的面前,发现对方正低着头专心地给自己的风衣扣上纽扣。

纽扣是金属制圆帽铆钉,上面雕刻有细碎的花纹,但大概出于主人穿这件衣服的时间之久,顶端有些磨损,只能看见微凸的顶端上描摹有子弹的形状。装饰用的褶皱从袖口延伸一直盖到周泽楷的手背上,后者觉得有些碍事,便把褶皱卷进袖口里。
淡红色的印记从指尖之一直蔓延到虎口附近,此时完完全全地露了出来,毫无遮掩。

“你受伤了?”
面对叶修的问题,周泽楷只是用拇指在印记附近摩挲,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别遮遮掩掩的,伤可不能拖延……”叶修突然上前一步拽住周泽楷的手。对于叶修的行为,周泽楷显得有些猝不及防,叶修拽着用了不少力,眼看挣脱无望,周泽楷只得死死地盯着叶修,希望对方不要看出什么端倪。

只能说在沙漠夜里只要一件风衣太冷了,周泽楷的手显得格外冰凉。
“周小哥,你的手真冷。”
叶修的嘀咕很快就被冷风吹散了,周泽楷眼睫毛随之颤了颤。
“嘻,要好看还是要命?”叶修挑挑眉,他把周泽楷那只受伤的手笨拙地塞进他的风衣口袋,由于种种原因,几次还让烙有红印的伤口往柳钉上撞,叶修自然不疼,周泽楷似乎也不以为然,只是拧起眉毛摇了摇头。
“唔……抱歉,弄疼了吧!”叶修抬手扶了扶额头,视线停留在对方身上几秒后又转向被自己安置在花坛角的铁桶。
相比之前往外不断腾起的浓烈热气,此时从那装在桶中的牛奶飘出的白絮少得可怜。周泽楷心里估摸叶修将要因此道别。对于一个不善于用语言交流的人来说,心里着实轻松
了许多;但他眼神却暗了暗,或许与眼前这个名为叶秋的少年的奇遇将要画上句号了。

“叶秋。”
对方正朝着花坛角走去,周泽楷突然开口喊他的名字。
多么熟悉的声音,有多么陌生的名字呦。连声音的主人都有些愣住了,叶修从刚才开始喊了自己上来遍的“周小哥”,自己突然叫别人的名字却显得格外变扭。

你别笑我,突然这么喊我名字我还愣住了呢,周小哥。
隔着老远,叶修嘴里不停的嘀咕显得有些模糊。他蹲下身子在桶沿摸索了一会,挂在边沿上的小量杯就这样被取下来了。
“看你这么冷,我就勉为其难赏你喝一杯。”
叶修熟练的倾斜铁桶,让牛奶顺着缺口的尖嘴处流出来,乳白色的液体潺潺地流出,又混淆着淡淡的的雾气流入杯中,最后荡漾着很快满了一杯。

几滴漏网之鱼留在了杯口,化作几缕白线粘在杯壁、和叶修的手上。
“没关系,就一杯,陈姐不会发现的!”
叶修笑得小声,以为周泽楷生怕自己被骂,却不知道对方正在发一个漫长的呆。
手接过已经有些黏糊的杯子,暖意就顺着薄壁从里头染出来了,让周泽楷又攥紧了几分。
——好暖,就像一个太阳的阳光。
对于他这种特殊的身体,是见不得阳光的。阳光是那么的狠心、遥不可及,只要他稍踏出阴影,就会被毒辣的灼烧。在周泽楷世界,或许只有阳光才配得上奢侈的头衔。
眼前这人笑的像太阳一样,明明是摸不着东西的夜晚,他的脸庞却被阳光所覆盖。
那么清晰,就连皮肤下的血管脉络的流动也在眼下。

这就是叶秋……

再一次提起分量十足的牛奶桶,叶修背对着周泽楷,做了个挥手的手势。
“再不走的话,大家等的牛奶就要冷掉了。”
“……对了,那个杯子以后再还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周小哥再见啊!”
皮靴轻快地撞击着地面,清脆的敲击声带着叶修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街口茫茫人海之中。


“谢谢你,叶秋。”
待叶修走远后,周泽楷才说出了压抑在心中许久的话语。
他回到之前坐过的花坛沿,令他惊喜的是,黑猫正钻在灌木枝丫的缝隙中悻悻地向他眨眼,空气中弥漫的牛奶味让它选择在这里多待上那么一会。

手扶在石板上,上面残留着一丝余温。
周泽楷把牛奶倒在手上,看着它们顺着指尖的缝隙落到地面。促使黑猫聚集到他的脚边舔舐洒了一地的牛奶。“也谢谢你们。”周泽楷并没有喝完牛奶,他将剩下的牛奶全部倒在地上供黑猫们舔舐,自己只拎着空量杯独自离开了。

天亮了。
叶修坐在木质的板凳上甩着腿自言自语道,将军队下发的面包塞进嘴中。


《第一章完》


谢谢你的阅读!本子的统计将在两更左右后正式启动!

请随时关注我!感谢你的支持!O(≧口≦)O


  134 17
评论(17)
热度(134)

© 卓断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