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断水

Cp 弧光_Arc
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

 

【周叶】温带

  温带

* 这里断水,多多指教⁄(⁄ ⁄•⁄ω⁄•⁄ ⁄)⁄

* 变成小动物了,周叶两人都是草原狼

* 动物啪啪啪,有肉糜!可能有BUG_(:зゝ∠)_

* 敏儱感词汇用“儱”隔开


  草原狼迎来了内蒙古草原入冬前的狂欢。此时正值秋末,平日里单独行动的雌雄狼,在这时聚集到一起。黎明,晓风撕破这长达大半夜晚的乌云。散落在草原四处的水塘边,一小群灰狼在戏水。为首的雄狼抖了抖自己乌黑发亮的皮毛,他跳到水坑旁边的一块岩石上眺望着远处。“嗷——”他昂起头嚎叫起来,他身边的其他成员也跟着嚎叫。很快,他们的队形散开了。他们获得了自己首领的允许,在这片方圆几百公里的草原上寻找自己的终身伴侣。

  有一只母狼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偶尔抖动自己身上的灰褐色的狼毛或是跑到水塘边去饮水。晨光把周围的一切照耀得生机盎然,却唯独把他孤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不远处的同类已经开始为争夺配儱偶而斗争起来,他却静静的待在一旁,望着一切。似乎浑然不知道自己便是他们所争夺的一分子。

  他叫叶修,是一头公狼。和其他公狼一样强悍:奔跑迅速反应敏捷;捕猎时毫不含糊下手极狠。在狼群中的其他成员眼中,他比起是作为一个劳动者,更像是一位令人生畏的统治者。出乎意料的,他被驱逐了。他独自一人游走了大半草原,又像受到召唤一般来到了这里。他看到自己原本的狼群,自己的位置已经被别的狼所代替。他悄悄地路过,在一块石头边停下小憩。

  空气中弥漫着怪味,几只性情急躁的公狼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挖坑。叶修眨了眨眼睛,扭过头不再看那些发儱情发得可怕的公狼。他低下头舔儱去了自己爪上的泥泞,再抬起头时,一头公狼正直直的站在那里。

  那头公狼绕着叶修走了半圈,叶修也乘机打量眼前的这个不速之客。这是一头刚成年不久的公狼,难道他把自己误认成母狼了吗。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没错自己的确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公狼。

  “呜呜。(有事?)”叶修低嚎了几声,警告对方保持距离。公狼停了下来站在一旁,眼神中透露得不解。在他看来,自己面前的这头近乎完美的母狼竟然没有公狼追求。“呜。(嗯。)”他应了叶修的话,又站在叶修面前一会就跑开了。叶修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公狼,安心地继续伏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周围一些几乎疯狂的同伴们。一头公狼来追求自己着实让叶修意外,他是怎么在那么多急于寻找伴侣的母狼中发现自己的。“呼呼。”耳边响起了轻微的喘息声,叶修睁开了眯着的眼睛。看见刚才的那头公狼嘴里叼着还在挣扎的马鹿。

  公狼把垂死挣扎的马鹿扔到地上后,又狠狠地咬了它的脖子一口,口中的马鹿死命地挣扎直到再也没有力气死亡位置。确定猎物已经毙命,公狼走到叶修面前,朝他发出了共享早午餐的邀请。“呜——(来?)”说完跳上马鹿尸体,用锋利有力的牙齿撕破猎物的腹部。血腥味立马爆发出来,引得周围的狼都朝他的位置凑近一步。

  交儱配母狼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只公狼,又用一种恶狠狠的眼光盯着自己。对于对方拒绝了自己的邀请的周泽楷似乎完全不在意,他用爪子从马鹿的腹部取出肥美的内脏,“呜呜。(请......)”大胆地把内脏推到叶修的面前,自己则退回原地撕咬马鹿的肌肉。“呜。(干什么呢?我又没同意。)”叶修弓着背朝着周泽楷低吼着,稍稍走近一步,“呜呜。(叫什么名啊?)”周泽楷停下眼下的动作,歪着头看着叶修。沉默半刻做出了回应:“呜、呜(周泽楷。)”

  说完他又把刚才叶修上前跨过的内脏重新叼起来再一次放在叶修面前,“嗷——”他蹲坐在旁边充满期待地看着叶修,似乎希望他马上低下头吃自己的战利品。叶修挑了挑眉,低头看着自己脚边充满腥味的马鹿内脏。刚挖出没多久的内脏还十分新鲜,又是一头雄马鹿的内脏自然更为美味。叶修觉得吃了这份内脏也不会少块肉,就低头咬起一小块开始品尝起来。大不了到时候说自己是公狼,完美地吃下这份免费午餐。

  看见对方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周泽楷内心暗暗激动。一边趁热打铁,稍稍接近叶修。“嗷——”早已发现对方接近自己的叶修在解决完一小块肝脏之后,朝周泽楷发出了警告。后者只好悻悻地待在原地,干巴巴地望着他解决完剩下的午餐。

  叶修咀嚼完最后一块含有丰富蛋白质的内脏,吐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转过头,看见那只公狼仍然待在原地望着自己。顿时升起了兴趣,他慢慢地踱步走进周泽楷,后者有些疑惑的望着他的一举一动。叶修绕着他走了几圈,确定这是一个健康且捕猎技巧卓越的公狼。周泽楷似乎明白叶修的意图,他耸了耸耳朵,把自己狼毛更为发亮的部分露了出来。他微微张开嘴巴,向叶修展示自己锋利的牙齿和有力的下颚。“嗷——”他仰起头冲着远方嚎叫了几声。顿时草原四处传来断断续续的嚎叫。

  他是一个年轻的狼群首领。

  周围的母狼有些跃跃欲试,向他投来友善的眼神。而公狼则用一种敌对的仇恨的眼神盯着他,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撕碎。周泽楷似乎完全不在意,他幽黑的眼睛对上叶修半眯的眼睛。对方好像浑然不受自己的影响,周泽楷垂下头有些失落地抓了抓地。叶修转过身子跑到马鹿的尸体旁,伸出爪子伸进马鹿腹部的大口子里。他是不是还没吃饱?周泽楷有些惊喜,抱着一丝侥幸,他小步跑到叶修身边想要一探究竟。

  “呜。(给你的。)”叶修从腹部掏出心脏,拨儱弄到周泽楷的脚边。“嗷——(不吃就算了啊。)”说完调转方向,小跑到岩石旁,悠悠地伏在地上,扬着眼睛注视着周泽楷。“呜呜。(嗯。)”周泽楷把爪子摁在心脏上拨儱弄了许久,紧接低下脑袋撕咬起来。周泽楷是真的饿了,自己花大把体力捕来的猎物只是一开始撕咬下来几块肉。现在眼前的内脏转眼间就下了肚。感觉腹部微微有饱腹感,周泽楷又抬起头看着叶修。叶修歪着脑袋舔自己爪子上的肉渣,余光发觉周泽楷还留在原地。后者绕着池塘和岩石走了几圈,最后朝叶修伏着的位置向前一步,开始用爪子在地上挖坑。

  “呜呜。嗷——(谁答应你了啊?)”叶修一下子站起来朝着周泽楷嚎叫,他也上前一步把刚才刨出来的泥土全拨了回去。“呜呜——(可是......)”周泽楷干巴巴地望着叶修把自己刨上来的土给填了回去,心想妈妈不是说一起吃饭就可以结婚的吗。看对方没有和自己在一起的意思,周泽楷认为这是所谓的火候欠佳。眼前的叶修又回到了原地趴下,周泽楷也跟上去挨着叶修趴了下来。就这样紧挨着互相趴了好久。终于叶修忍不住了,心想免费吃一顿午餐至于这样嘛。“......”他歪过头看了看周泽楷。而周泽楷感受到从叶修那里投来的目光,眼睛眨了眨,身体凑上前去。

  叶修抓起一个空当抬起爪子就把周泽楷压在手下,“嗷——(这么直白的偷袭我也是第一次见。)”“呜呜。”周泽楷趁着叶修说话的时间乘机逃脱出来,跳上岩石借着高度咬叶修的耳朵。“嗷。(周泽楷。)”叶修转过脑袋就是张开嘴巴一咬。不过这在后者眼里就是迫不及待热烈的吻。他看上去好像很开心,周泽楷微微一笑,跃下石头回到原来挖坑的地方继续挖坑。

  “呜呜。(真拿你没办法。)”叶修看着对方仍然没有要死心的意思,或许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思考了片刻,他悠悠地走到周泽楷身边对着,毫不留情地咬了他正翘起的尾巴一口。“嗷——(你!)”周泽楷发出吃痛的声音,回过头发现真是追求对象在咬自己,顿时低头沉思有什么过错。“呜呜、嗷——(答应你了,不过我要吃肝脏!)”叶修向周泽楷说出了自己的要求,眼下如此荒唐的要求,年轻的首领竟然点头就是。“呜呜。”此时他已经在岩石和水塘中间挖出了一个浅浅的坑,大小刚好可以容纳叶修一个人。周泽楷示意叶修先不要躺进去,自己则在岩石底下的缝隙里找到一些枯叶,把它们整齐的铺在里面。“呜呜。(来。)”周泽楷拍了拍坑里的枯叶,等着叶修趴在里面。

  “嗷、呜呜(小周,我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叶修心里还是充满好奇和畏惧。毕竟,这是第一次。而由于狼除非伴侣死亡才会再次交儱配,叶修思考着这也许也会是最后一次。怀着这颗矛盾的心,叶修趴在坑中出奇的安分。周泽楷小心翼翼凑近叶修的耳朵,生怕打扰正在“思考”的叶修。他吐出舌头顺着狼毛的顺序舔下去,又用爪子摁住叶修的耳朵来梳理毛发。“嗷。”叶修回过头冲着周泽楷就是一咬,不过很快就被对方误认为这是一个吻。


  接下来走不老歌⁄(⁄ ⁄•⁄ω⁄•⁄ ⁄)⁄ 


  夜幕降临,散落草原四处的狼开始回归群体。周泽楷一脸兴奋地跑在前面,后面跟着用几乎是乌龟爬的速度跟在后面。“呜呜。(小周啊,还有多久才到。休息一会吧,刚才有些累了......)”叶修说完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要不是周泽楷亲眼目睹对方速速解决一头马鹿的全过程,乍一看还以为怀儱孕了。内心还有些暗暗窃喜自己的精儱子跑得有多快!想归想,周泽楷还是很严肃地批评了叶修干完不休息的举止,“嗷——(不休息。)”说完停下来等叶修走到自己前面,然后抓住时机轻轻咬了叶修屁股一口。“呜(疼。)”

  于是,孙翔等众成员受到了三观的洗礼。

  “嗷呜呜呜呜——(为什么狼后是公狼啊啊啊啊啊!)”

  “嗷嗷嗷——(那别的母......公狼我要和你决斗!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呜!)”周泽楷狠狠地拍了孙翔的脑袋一下,终于填不上了他正在飞翔的脑洞。江波涛默默地在一块岩石下面挖出珍藏多年的六个核桃,相传是在运输高速路边找到的补脑神器。叶修淡定地望了望孙翔,把脑袋凑到了周泽楷的肩上。

  END


  gay狼的爱情故事,虽然我觉得大自然的动物gay的几率是很少的

  怎么说呢,还是希望大家保护野生动物!你看他们那么友爱怎么忍心猎杀他们⁄(⁄ ⁄•⁄ω⁄•⁄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肉糜不好吃就打我吧Qwq

  虽然很认真的找了视频但是还是写不出那种严肃的肉。很喜感吧qwq

  求...求热度啊!【跪】爆肝了!真的爆了我给你看!【脱】

  有没有小天使给我小红心和推荐呢!?(○` 3′○)

  

  164 14
评论(14)
热度(164)
  1. ❤🍃卓断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文偷偷看

© 卓断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