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断水

Cp 弧光_Arc
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

 

【周叶】Send you a home 08

  Send you a home

* 这里断水多多指教( ゚∀゚) ノ♡

* 慢热  狼(周泽楷)X动物专家(叶修) 

* 会有BUG,纯属瞎编放心_(:зゝ∠)_ 

* 小红心呀小红心你在哪里呀我的热度怎么还是那么那么低(。・_・。) 

* 推荐小能手在哪里!

* 请保护野生动物(づ ̄3 ̄)づ╭❤~


  【八】

   然而,吃到一半的小周莫名感到饱腹感,情不自禁地用一只爪子摸自己的肚子。鼓鼓的,吃不下了......但是叶修此时正在专心的看电视,浑然不知小周已经吃饱喝足。倾斜的奶瓶此时总有一些奶水从奶嘴口微微地渗漏出来。“呜。”小周叫了一声想要引起叶修的注意,不过最终以失败告终。电视机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呼叫声。不得已的情况下,小周只好伸出爪子想要推掉自己面前的奶瓶,“呜。”两只爪子似乎推不掉。小周便手脚并用,想要把奶瓶从自己嘴边隔离开来。感受到从奶瓶那边传来的反作用力,叶修微微转过头看见小周正在以奇怪的姿势抓奶瓶。

  “......”叶修俯下身子,盯着这个姿势奇怪的小家伙,以一种询问的口吻说道,“小家伙,你在干什么呢?一瓶奶还满足不了你?”“呜呜。”小周当然已经满足了,空出一只爪子摸摸自己的肚皮,想告诉叶修自己已经吃不下了。“呃......”叶修皱了皱眉,把奶瓶拿开。凑近看小周的肚子,“你是不是吃太饱了?”“呜呜。”小周看见奶瓶离开了自己一下子放松下来,翻过身子换了个舒服地姿势趴在靠枕上。眼睛眨了眨就闭上睡觉了。“真拿你没办法。去我床上睡吧。”叶修干脆把整个靠枕抱起来,小心翼翼的上楼梯。单手推开虚掩着的门,叶修连狼带枕的放在了床头。自己爬上床盘腿坐在上面看着正睡得香的小周。

  “难道胃口变小了?”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杂志,叶修开始翻阅起来。小周是不是到断奶的时候了?比一般的幼狼断奶时间会不会太提前了。那之后吃什么,总不能给他喂狗粮。吃肉的话又是一笔多大的开销,虽然有叶秋的经济支撑但是他也不会同意自己养这种定时炸弹在家里的吧。叶修漫不经心地翻阅杂志,小周安静得趴在离他不远的靠枕上。“嗡嗡”从衣服口袋里传来的震动感,叶修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是苏沐橙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对方迫不及待的询问狼的状况而不是自己:“小周怎么样?”

  “挺好的。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叶修看了一眼小周,被挂上“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的绰号的小周在睡梦中动弹了一下,紧紧地蜷缩身子,看上去像是做了噩梦。“呜呜。”他紧闭着眼睛痛苦地叫了一声,缩着更紧了。“小周。”叶修悄悄地挪动自己的位置,手终于再次触碰到小周。“呜呜。”小周感受到了热度,蜷紧的身子微微放松,身子朝叶修手的方向慢慢地挪动。“小周怎么了?我刚才好像听见他的声音了......”苏沐橙有些担心的问道。

  “天冷。”叶修干脆开了扬声器,把手机丢在一边,双手把小周抱到自己怀里。小周把头紧紧贴着叶修的腹部,还无意识地更卖力的钻。叶修看到这样有精神的小周算是放心了。冲着刚才被抛弃的手机说道,“沐橙这么晚有事吗?”“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叶修哥办了吗?”“今天下午的事。哥是什么人,不用塞钱就能办这证。”叶修想起韩文清当时填写时抽搐的面部表情笑出声来,“我今天去视察。发现老韩养了一只猫。还是纯白的那种。”“我听云秀说过,我们去天山的那会捡的野猫。”对面的苏沐橙似乎对于韩文清养猫这件事更有所了解。

  “昨晚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五星级大酒店能不好吗?”

  “好好好,”叶修抬头瞥见挂在墙角的时钟,催促电话那头的苏沐橙睡觉。“这么晚了还不睡。”

  “更新的电视剧我还没有补回来呢。不能睡!”苏沐橙开玩笑说道,不过还是很听话地说完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妹妹大了管不住了。”叶修看着“结束通话”四个字,摇摇头。看看自己怀里的小周很听话的抓着自己的衣角睡觉,想想以后长大了也管不住的场景。叶修打了个寒颤。“睡了睡了。”叶修对自己说道,把床上的杂志和手机一并丢到床头柜上,又把靠枕踢开。安安心心地躺下去,怀里的小周已经不用自己伸手抱了,此刻很安分地趴在自己的肚子上。身体随着叶修的呼吸起起伏伏,脸微侧朝着叶修。为了防止小周被被子闷死,叶修只好把被子分成两段,一段盖过自己下半身,另一端绕过自己的肚子盖在胸前。一切安顿好后,叶修微微弓起身子想要关灯,结果小周动了动,还发出“呜”的叫声。吓得叶修连忙又躺下去,后来才发现小周还会说梦话。只好有一次弓起去摁墙壁上的开关。

  “小周,好梦。”

  “啪。”清脆的开关的声音使叶修的房间一下子变得漆黑而安静。细微的呼吸声一下子成为房间里最大的动静。叶修睁着眼睛,他枕着自己的双臂,看向前方的一团黑。从腹部传来沉甸甸的分量,让叶修知道小周待在那里睡觉。借着微弱的反光,他看见小周的稍长的尾巴耷拉下来,像围巾一样围了自己的腰半圈。

  “小周。”叶修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很轻,轻到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小周的耳朵耸了耸,尾巴轻轻的摆动。他听见了。尽管小周并没有回应叶修的话,但是叶修确信他听见自己在叫唤他。“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在装睡!”叶修稍稍加重了声音。黑暗中多了一双发绿的眼睛。小周醒了,维持睡觉的姿势,朝着叶修的方向张望。

  “呜。”对于自己被吵醒这件事情有些生气,小周跳到叶修的枕头上,盯着叶修好久。“看哥干什么。”叶修伸出手挡住小周的眼睛,自己偏过头。没过多久,小周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一次他低着头嗅着叶修旁边的枕头。夜月狼本来就是在夜间活动,对于下午几乎全在睡觉的小周来说现在正是最精神的时候。叶修抢过那个枕头抱在怀里,“我枕头好闻吗?”“呜。”小周有些失望,不知道是对于叶修抢走了枕头还是叶修的怀抱被枕头抢走了的感受。他就那么直直的坐在那里一会。叶修腾出一只手把分成两段的被子重新调整好,打算盖在自己身上时,小周也侧躺在叶修的旁边,右爪亲切地搭在了叶修的耳朵上。“呃。”被子已经落下,刚好盖到小周身子的一半。“呜呜。”小周眯了眯眼睛,摇摇尾巴。看上去很高兴。“乖点不然明天不给你吃香肠。”叶修假装生气,轻轻地在小周的脑袋上拍了拍。“晚安。”

  凌晨一时,正是人类进入梦乡的时候。

  叶修翻了个身后脑勺朝着小周,这小小的动静意外地惊醒了他。小周睁开眼睛,在黑夜中他的视觉是独一无二的,“呜——”他缓缓抬高身躯,低头嗅叶修的头发。叶修没有被小周的举动所惊醒,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任人摆布。“呜。”小周对于叶修的反应很满意,他小心地跨过叶修的身体来到叶修脸朝着的地方,然后伸出舌头舔舔叶修弯曲的双臂。

  “呃。”叶修皱了皱眉,让小周停止了动作。他歪过头看着叶修好一会,然后绕着叶修的身体走上了一圈。为了安全起见,小周还是打消了继续品尝叶修的念头。回到刚才的位置,安分的趴下来,两眼放光地看着叶修几眼。好像明天一早醒来就看不见叶修了。确定叶修第二天早上醒来第一眼就看到自己,小周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有些奇怪啊......叶修觉得自己的眼皮沉得无法睁开,感觉从手臂哪里传来湿黏黏的触感——像是有人在用舌头舔自己。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边,叶修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在自己的周围慢慢散开。是谁?小偷吗?想要睁开眼睛确认,却以失败告终。在吻我的耳朵,叶修觉得自己耳朵旁传来一阵瘙痒......消失了,感觉消失了。果然小偷吗?还是个变儱态。

  “呃。”叶修总算睁开了眼睛,看见一张放大的毛绒绒的脸几乎快贴上自己的鼻子。“小周。”叶修挪动身体远离小周一点。生怕自己起床时胳膊甩到小周。“嗷——”小周紧闭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似乎早有准备。他前爪抓着被单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然后兴匆匆地跑到叶修的身旁,爬到叶修的腿上。水灵灵的眼睛盯着叶修。“......”叶修睡得有些迷糊,昨天的梦真是可怕,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他快速扫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人进入的痕迹。不过当他打算掀开被子起来的时候,倒是在雪白的被子上看到几个像手掌一样支撑的印记。果然是个变儱态小偷......叶修打了个寒颤,腿上的小周满脸疑惑的望着叶修。叶修完全无视了自己送上门来的罪魁祸首,马上套上外套拖上拖鞋到隔壁房间里。被抛弃的小周有些失望,只好乖乖地跳下床跟在叶修后面。

  “蠢弟!开门!查水表的!”

  “哥。你对着我房门敲什么?有仇吗?”叶秋穿着睡衣,手里端着一杯牛奶,十分诧异地望着叶修。

  “有小偷。”叶修严肃地说道,“而且是个变儱态。”

  “小偷我不知道......”叶秋腾出一只手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而入。把杯子放在木桌上,拍拍手轻松地说道“变儱态我倒是看到一个。”“在哪里?”叶修跟着叶秋进了房间,小周跟着叶修进了房间。不知道为什么,小周听到叶秋的话开始心虚起来,老实地蹲在叶修的后面,显得自己不那么起眼。“你身后——一只小狼。”叶秋指了指企图躲藏的小周说道,“跟踪狂。”“你看小周那么老实可爱,怎么可能是变儱态跟踪狂呢?”叶修一下子否决了叶秋的猜测,蹲下来抱起小周,举着他在叶秋面前做各种卖萌的动作。“你信你弟还是信你的变儱态。”叶秋觉得自己心好累,明明自己说的是真理。“他叫小周,不是变态。”“行行行。你信你弟还是小周?”叶秋摆摆手,他已经基本猜出结果来了。“当然是小周!”叶修特地把后两个字调高了音调,还带波浪音。他举了举手中的小周,“对吧,小周?”“呜......”小周见叶修没有怪自己的意思,连连点头。

  叶修对于小周回应自己这件事很满意,心情很好的会自己房间了。留下一个在房中凌乱的叶秋。“......”他已经彻底无语了,本来一个哥哥欺负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还多了一个小跟班。太可怕了。想到这里,叶秋喝了一口牛奶平息一下自己心中的恐惧。不过这样真的好吗?自己哥哥会不会被这个叫“小周”的狼吃掉......又想到奇怪的东西了,叶秋摇摇头一口气喝过了剩下的牛奶。

  “老样子。半根香肠......”叶修在小周炯炯有神的眼睛得注视下,猥琐地用牙齿咬开香肠的包装袋,然后用一副教育学生的口吻把贪污本根香肠的事情说的惟妙惟肖敲到好处。就这样“某种意义上很纯洁”的小周早饭就只有已经被坑掉半根的香肠。“嗷——”天真的小周完全听不懂,只是应了叶修的话,开心地冲着脑袋从叶修手中叼走半根香肠去品尝了。


夜月狼科普  ←请戳

TAG已设。欢迎订阅TAG!(づ ̄3 ̄)づ╭❤~

我特地把分段变多了。大家看看这样行吗QWQ

表示不是很擅长分段......

我们的口号是“让我们把热度→( ̄︶ ̄)↗”


  196 15
评论(15)
热度(196)

© 卓断水 | Powered by LOFTER